卑职'不听令

留一方乐土让他容身。


魔道官配√曦澄本命√晓薛意难平√聂瑶√小朋友组√桑仪√温启岚宁冷cp√同时也吃刘海宽×汪卓成√hhhh
应试作文起家的学生🐶,喜欢用鸡汤和感慨凑字数
严重cp洁癖!!!严重!!!不接受拆逆!!!
江澄💜
薛洋🖤
黄明昊💚
汪卓成🧡

姐妹们,先说一句占tag致歉,以及我一言难尽的拍照技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除了尖叫已经什么都做不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官官官官方一定有我们的jm!!!!!!!!!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xjm们开脑洞的时间到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发挥你们的想象!!!!谁说曦澄没有交集!!!!!!!!!!用糖砸死他们噫呜呜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以及一点点的聂瑶嗷嗷嗷嗷嗷)

mmmm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准备搞宽成!

ABO带娃怎么样?没有车,未成年无证驾驶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的(。)

顺便帮我想想宽哥和大成子的崽叫什么名字呗

我想了一个叫泽荇你们觉得呢[憨憨看戏jpg.]

[剧版曦澄/刘海宽×汪卓成]小汪和他的刘先生

纯属娱乐,切勿上升真人[保命jpg.]



私设同性婚姻合法



口味不同或不能接受的,勿入,谢谢。



本章博君一肖在很——后面。



正文走下面



汪卓成在某令拍摄期间,很期待和刘海宽演对手戏。




刘海宽大他两岁,是个很儒雅很文气的人。淡淡的秋波眼,线条温柔的舒展眉毛,薄厚适中的唇,虽然不一定有他饰演的蓝曦臣世家第一的绝美惊艳,但确实属于看了能让人安静下来、越看越耐看的类型,像清气透尽肺腑的茶一样回味隽永——前提是这个男人不无意识开车的话。




刘海宽人也挺随和的,说话声音车轻轻的,有时也会出言逗一逗汪卓成这个奶憨奶憨的“全员团欺”。汪卓成很苦恼自己“团欺”的身份,却在刘海宽逗他的时候

认了命一般的乖顺;这个男人说话时声音像羽毛一样缓缓拂过他的心尖儿,一颦一笑都让他呼吸一紧。汪卓成既贪恋又不怎么敢去凝视刘海宽带了笑意的眸子,他想看看自己的身影倒映在那双眼睛里的样子,又担心这种举动会让人觉得不自在反而惹人厌。于是汪卓成总是先趁刘海宽望向别处的时候小心翼翼将视线移过去,时间久了再掩视一般看看别人,接着再瞟向人家。




刘海宽垂着眼看剧本的时候有种难以言说的成熟意韵,波澜不惊的清俊面孔,静静抿着的唇;秀气的眼睫垂下,挡住了缱绻的眸子;骨节分明的手轻缓地翻

阅着纸张。汪卓成再一次认命地呆住了。直到肖战一拍他的肩,问大成子看着啥了?把他惊得上身一震,赶忙收回了视线。肖战咧嘴嘿嘿一笑,就当大成子又

犯憨了,心里琢磨着真是便宜海宽了,什么时候再给俩人作个月老,正巧-边儿王一博吹着风扇说这天儿要晒秃噜一层皮,肖战连忙儿地和人去小学生打闹了。

汪卓成就像被看透小心思的孩子,就这么杵那儿耳朵发烫地盯着自己的衣摆,又忽然抬头望刘海宽那儿一瞅,人家还盯着剧本,舒了口气。




可是某令里蓝曦臣和江澄的对场戏不多,因为原着里二人就无甚交集。反而是蓝曦臣同金光瑶一起的戏份多。汪卓成就悄悄地看了刘海宽很久,哪怕站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有次看见朱赞锦给刘海宽喂东西,汪卓成呼吸一滞,心里揪得发酸,赶紧低下头小口小口扒拉自己的盒饭,少有的没了食欲。




在演江家灭门后守孝期间参加金氏清谈会那场时,念到台词“江澄惶恐,还请泽芜君日后多指教”时,汪卓成心里晃过一个念头,如果江宗主余生都能请泽芜君

指教该多好。他为了演好江澄,有很认真地分析过人物角色。汪卓成觉得,江澄是个多孤独多矜傲的人啊,很心疼他结局余生一人孤灯常伴。如若…如若真能

有个温柔待他的人往后陪着他,懂他的苦楚和从不吐露的委屈,会很美好吧。




但是江宗主身旁没有泽芜君,他也永远不能拥有刘海宽。




汪卓成当年少看了很多东西,错过了刘海宽生硬咽下朱赞锦喂给他的东西后抬头寻找汪卓成身影的一幕,错过了为数不多的对手戏时刘海宽眼底绵长含蓄的情

愫,错过了自己扭头发呆时偷偷落在身上的一瞥。






(喂吃食暖昧事件真相下拉)




肖战黑灯瞎火时把朱赞锦拉了出来,不无担忧地说:“小朱我让你跟海宽作的戏会不会起反作用啊。”




朱赞锦往嘴里塞了口还热乎着的关东煮,认真点了点头。




肖战则好似如临大敌地突然按住人肩膀,压低了声:“你小子不会真跟大成子抢人吧?!哎哟晦气我怎么就挑了个你!”




朱赞锦差点没把嚼了一半的甜不辣呸到肖战脸上,拍开他的手:“小赞你制杖玛丽苏小说看多了撒?我跟海宽老师说了,成成要是开始躲地就厚着脸皮上;强人锁男壁咚都行!拿出他开车那劲儿保准咱们能吃到那俩的喜宴!战哥我跟你港,我都想好哪家酒店好吃了……”




肖战突然很想用鸡腿捶死朱赞锦。




“肖肖肖肖老师您别动我的鱼丸!”






8012年自己生日的时候,圈内好友都来祝贺过,包括刘海宽。




汪卓成盯着评论里那句“小成生日快乐❤️❤️”不知所措了很久。宠溺又意味不明的“小成”和那两个颜色跳脱的红心,还有很多女孩子让他懵圈的“曦澄女孩今日份的快乐!”……




汪卓成才发觉自个儿心跳得厉害。



恋爱真的能让人变成傻子。不过一个亲昵点的称呼和或许是为了修饰一下的红心表情,都能烫得他心肝儿发颤,酥酥麻麻的。




他想到一句不知在哪儿看见的话,有点没头没尾,又应景的很——“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在等你,因为你的情绪可以左右我。”




这一年的生日愿望,是喜欢的人以后能一直陪自己过生日。





酷某狗OST某令见面会直播时,汪卓成表面稳如憨憨放开了玩的样子,实则慌的一批。因为刘海宽实在撩得犯规。




“就是………你必须在两个人里选一个哦。”扳手腕环节时主持人眼里内容很丰富。




“成成吧。”




被点名的大成子怀疑自己臆想出了幻听。




成成…好温柔的称呼。




汪卓成看着站在对面的刘海宽,额前有一绺微鬈乌发半遮住一条舒展好看的眉毛。大抵青山也不及你眉长吧。




握住手的一刻,汪卓成好希望握紧就不要再松开了。




过程中刘海宽逗猫一般,明明手被压下去了,又猛一蓄力,占了上风,接着又败下阵来。汪卓成先前没扳得过郑繁星,郑繁星没扳过刘海宽,汪卓成却扳赢了刘海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




看来海宽只顾着撩心爱的小猫了,没有认真比赛。




一场结束后,汪卓成强压心底悸动走过去好哥俩地拍了拍刘海宽。他比刘海宽矮几分,柔软的发丝就这么引诱一般在人面前晃来晃去。




刘海宽总觉得台上的灯光照得他有些热。





回了酒店的汪卓成感觉整个人飘飘乎乎的,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像个呆呆的乖小孩把门卡边抵在感应区解闷一样划拉了好久。直到刘海宽走到他身后问他成成不

舒服吗?还是门卡出问题了?




汪卓成一惊,猛地转过身,恰好撞进了刘海宽小意柔情的温和双眼。




完了。汪卓成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他要……沦陷了。

昏黄的灯光把狭长的走廊氤氲得暧昧万分,投在刘海宽脸上,长长的睫毛晕出细密的影子。汪卓成觉得这样的海宽哥很欲。两个人就这么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背部抵着冰凉的门板才让汪卓成感到一丝清醒。他不敢看刘海宽的脸,只敢盯着他的脖子,结果看着人家雪白领子里锁骨突出的修长脖子和好看的喉结。脑子里一劲儿地嗡嗡响。再……近一点吧,就近一点。




“海宽哥。”



“嗯?”



“我有事儿,和你说的。”



“成成说。”



刘海宽最后一句低低的沙哑的话带了股诱导的意味。腼腆的小猫被磁性的声音弄得头昏,不知道引狼入室有多危险——汪卓成嘀一下开了房门:“我,我们进去

说吧,海宽哥行吗?”



“行。”



门咔嗒关上的声音昭示着小猫永远也逃不出狼先生的手心了。




汪卓成没有把门卡进电源。他觉得黑暗中看不见刘海宽那让自己移不开目光的脸会好很多。



“我,我喜欢……喜欢海宽哥。”



“海宽哥人很好,特别温柔。”



“我一看到你就,很紧张,也…很开心。”



“拍戏的时候我就觉得海宽哥很暖。”



汪卓成为人本来就很软很甜又阳光,这会儿小着声音讲着这么让人难以抵抗的话,刘海宽只觉得理智和教养在分崩离折。

门卡掉在了地上。

汪卓成被按在了门上。

“海,海宽哥?!”汪卓成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禁锢住手腕的力道加重了几分。他

突然有点害怕。“疼………”汪卓成很委屈地吟出一声。



总之海宽哥吓到大成子了https://shimo.im/docs/RRwcRpCGtgW3QYKC/ 




“成成?”




刘海宽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面上几乎要烧起来的汪卓成手抵着刘海宽的胸膛,闷声说了句不是你的错。




明明先告白的是他,最后把人推开的也是他,做事较真的大成子悄悄生起了自己的气,低着脑袋不说话了。




看人不说话了,刘海宽心里慌得一批。喉结动了动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轻轻把汪卓成圈进怀里。汪卓成也很不客气地把脑袋埋到了刘海宽颈窝间。感受到小猫主动亲近行为的刘海宽心情又从低谷跃了上来。但又鉴于方才的经历,只敢在人背上一下一下地抚着。




刘海宽还在踌躇着如何道歉,气消了点后有些嗲爹的成小咪凑在宽宽耳朵边上道:“你要是给我买一个月奶茶我就原谅你。”接着又往人怀里蹭了蹭。刘海宽应了一声,腹诽着想宝贝儿别说给你买一个月,买一辈子我都愿意。




“所以……海宽哥你喜不喜欢我吖。”




汪卓成从刘海宽才的行为中就已经明白了人家对他也有意思,可是他还是想听刘海宽亲口说出那几个字。

刘海宽宠爱地吻了吻汪卓成的耳垂:“喜欢,当然喜欢。”



“成成,你听好了。”



“刘海宽喜欢汪卓成。”



“喜欢一辈子。”




成小咪听到了想要的答案,餍足似的用手环住了他家刘先生的腰。“那汪卓成也喜欢刘海宽一辈子!”




你已经说过一遍啦。但刘先生对小汪傻乎乎的无意识撩人很受用。




“对了成成,你刚才问我的问题………”



“昂?”



“就是你让我进来之前问我行不行的……”



“……海宽哥你能把自己禁言吗。”






那是个宽成女孩和曦澄女孩普天同庆的日子。



由不存在的报社特级记者卑职为您全程播报实况。



刘海宽_hill[V]:经历这么多,终于能正大光明地喊你刘夫人了❤️❤️

@汪卓成 [图片][图片]




汪卓成[V]:以后不允许拿舅舅单身说事了哦[doge.]@刘海宽_hill❤️❤️   

[图片][图片]




照片里一张是依偎在一起的两个小红本,一张是在喜庆的正红背景前身着白衬衫的,幸福靠着、唇边噙笑的两人。




评论区几乎炸了:




[啊啊啊啊啊姑苏的水我的泪!!!这两口子太会秀了叭直接晒小红本真的是实名霸气了!!!!妈妈我磕到真的了1551551!]




[敢情我站错CP了?尴尬……唉算了先祝99叭!]




[呜呜呜呜妈妈问我为什么又哭又笑……真的kswlkswl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升天爆炸反复去世嗷嗷嗷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zdszd竟然szd!!!!曦澄女孩横着走!!!还有宽成的xjm们同乐!]




[百年好合祝99!]



[百年好合祝99!]



[百年好合祝99!]



[百年好合祝99!]



[此时一位过路人关掉了复读机并现场枪毙了阿伟。]




[阿伟快跑还来得及!!!不管了他妈这波操作我先磕为敬!!]




当然也有lnsj的过激粉说风凉话什么坐等离婚之类的,直接被几个带大V的姐妹怼完拉黑举报一条龙服务了。也有几个人比较佛的大粉说今天蒸煮好日子别坏了氛围嘛,对家的柠檬精就让他们酸着,到时不定脸被打得更疼的也是他们。




现场气氛总的还是蛮和谐的。




宣璐和曹煜辰是最简单又最暖心的“新婚快乐望99啊~”




漆培鑫发出了傻外甥的土拨鼠尖叫并疯狂@郑繁星和郭丞。




老大哥王翌舟很干脆地问了句什么时候喝喜酒,朱赞锦这个小宝贝很执着地问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搞一起去的,很神奇地没有提喜宴等与吃有关的内容。




宋继扬祝贺完不无羡慕地表示你们真好,然而他家那位仍然沉迷于认真工作以及打游戏。反方辩手王皓轩很乖巧地发了句“二哥二嫂祝百年好合!”,接着一门心思怼他家宋先生去了。




李泊文不想理宋先生和宋夫人,很认真地给刘先生刘夫人道了贺。




于斌一如既往地憨。




纪李祝贺之余表示十分好奇蓝老先生的反应。[你很嚣张啊jpg.]




王一博@了一下汪卓成,恭恭敬敬喊了声嫂子;肖战苦哈哈地说他贺完之后就要去兑现和某个零食机器的赌约了。





肖战手机一扔,倒在他家王耶啵怀里。




“哎哟海宽卓成这两个臭孩子,”肖战一脸肉疼的表情,“在一起了第一时间不告诉我非拖到扯证唉……”




“得嘞,肖老师又怎么了。”王一博悄咪咪握住他家gg的兔爪。




“我就不该跟赞锦那小子赌!他原来可可爱爱的一个憨憨演过金光瑶怎么也一肚子坏水儿了?!”




“所以您咋了?”王一博把肖战的兔爪爪放嘴边亲了口。




“我跟赞锦赌,海宽和大成子确定关系是在海宽生日前还是后,他输了他给我买一个月原味薯片,我输了我给他买一个月布丁或者大福;我赌者生日后,他赌生日前。他本来都给我买了薯片了,今天晒本的时候赞锦去问了大成子什么时候好上的,没想到就是酷/狗OST直播完了的那天晚上!我当时比吃了茄子还难受!”




“嗯,您说。”




“朱赞锦就让我把他买给我的薯片一袋不落还回去,还从一月变成了俩月!!!”




肖战空出来的手比了个二。




王一个博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的gg怎么一把年纪,哦不对这么大了还这么可爱。




肖战被dd笑得有点恼,一把挣开了dd:“笑啥呢小屁孩儿,跟鱼饼儿怎么一样憨啊你!和你摩托车过日子去吧!”




刚想搂紧gg没想到却被拒绝还被怼了的dd:???dd委屈,dd不说QAQ




不是人一博还想问你啥时去民政局领证呢,你就把人推开了?




今天又是bjyx女孩光嗑糖又官不了宣的一天(。)




赞锦:大哥接下来两个月都有人给我买甜点啦耶比!!



翌舟:爱是一道光绿得我发慌(???)



?????我?????啊啊啊啊老福特你!!!!!谁点的举报!!!!!我都说了不喜勿入了!!!!

妈耶自己发现自己的错误可真羞耻(。)

唉毕竟是语音输入搞的[doge.]

狗屁不通能相当于公开处刑了(被打

多担待担待吧各位,不准备重发😂😂我懒(喂

须眉不让[序]

[文前说明]阿姐重生带金手指,不喜勿喷,慎入

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XD

CP为轩离,曦澄,忘羡,也许有聂瑶和晓薛,注意避雷谢谢配合!(本篇曦澄忘羡在很——后面)

以上可以接受的小可爱欢迎

下面正文(新人不要脸求一波红心蓝手评论XD)




周身是冰冷的湖水。 


江厌离觉得胸口钝痛,四肢被寒冷的水流冻得无法动弹,口鼻不能通气,窒息感撅着自己的脖子,喉头一股腥甜死死地堵着。


“——悔否?——”


江厌离一个激灵睁开眼,湖水涌入眼睛的酸涩感使她难以消受。


尽管如此,江厌离仍然尝试扭动脖子,或动动身想要转过去。她觉得自己在往下沉。


忽的,江厌离脚下出现一轮阵法。包裹住自己的湖水,仿佛是念了避水诀一般缓缓破开,像慢慢抽开丝的蚕蛹,割出一个得以呼吸的椭圆空间。


“挡剑身死,悔否。”


好似没有注入灵魂的飘渺声音,又响在了江厌离耳边。她的心在发颤。幽黑的湖底,诡谲的声音,一切都像只会在神怪话本中的桥段,难免使人讶异。


“挡剑身死,母子分离阴阳两隔,悔否。”


江厌离听懂问题后愣了一下。她为了给阿羡挡剑被穿了心,难怪胸口会一阵阵的钝痛。阿羡暂时被她护住了,但她……死了。那么她的阿凌,她的孩儿,还有她的亲弟弟与待人重振的江家!


江厌离喉间一甜,一股浓稠的淤血喷了出来。她身形不稳,倒在阵法上。定了定神,她的头脑不那么混沌了些。这声音知晓她的事情……

不论如何,这声音不厌其烦的问了她三遍,大抵是不会取她性命的——不,她已经死了。那更无甚好怕的了,江厌离呼出一口浊气,嘴中含着沉积的铁锈味与离别的苦涩,终是应了两个字:


“不悔。”


“碌碌无为,憾否?”


江厌离瞳孔微缩。


她生前觉得自己天资平平,样貌无奇,又喜好厨艺,便决心就当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谨守妇道的传统大小姐吧。传奇多姿,指点江山的生活,不适合她。有些时候她心中也愧疚过,自己作为云梦江氏的长女,却不能为家族为父母分忧。不过日子也安逸,况且家族的继承人是她骄傲又可靠精干的弟弟,还有一个卓茔超伦的师弟在一旁辅佐,她应该只需要在二人劳累时端上一碗莲藕排骨汤,默默的看着他们叱咤风云,就足够了。偶尔生出的,想变得和阿娘一般锐利高绝的念头,也磨平磨圆了。


可是……


“确实遗憾。”


如果她能舞几招剑,那她是否就能打掉袭击阿羡的人的佩剑,而不是白送一条命,还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稚子。


“好。”


江厌离的身子忽然不受控制的悬浮起来。突然一股波动袭入自己脑中。许多她从未听闻,又真切发生的腥风血雨恩怨情仇,走马灯一般在她的眼前浮过。


江澄为保魏婴失丹,魏婴剖丹;金光瑶机关算尽,聂明玦身死,聂怀桑布局十三年;薛洋断指,灭门复仇,白雪观遭屠;晓、薛、宋、箐纠葛不休;温宁身死被炼为活尸,温情香消玉殒金鳞台……


江厌离缓缓落在阵法上,还没来得及消化信息,一道光自水面照入水底,而自己的身躯正渐渐消弭成浮尘,融进道来历不明的光束中。


“一切都在于江姑娘了。”


江厌离随着身躯的消失,意识慢慢笼上迷障,只有这一句被她一字不差地听进了耳朵里。



意识逐渐回笼。


江厌离睁开双眼,混乱的场景开始归一,融成了她眼前的雕花床顶。


清雅的上等沉香。绣有素净莲纹的锦绸丝被,紫光檀雕饰的床顶,浅紫色的轻纱帐……


这,这不正是自己的闺房吗?


江厌离错愕万分的支身起床,瞧见了自己的双手——纤小粉润,同前世一般白皙光滑,但明显是双童女的手。


外面候着的人,听见了江厌离起床时衣料摩挲的声响,轻手轻脚掀开了纱帐,如释重负又无不欢心的喊出了声:“大小姐,大小姐醒了!”


江厌离认得那个声音,是自小伺候在他身侧的丫头,香橼。外面传来笃笃的脚步声,又来的一人跳开了帐子——是,是阿娘!江厌离喜得一声娘还未喊出口,虞紫鸢就一把抱住了心爱的女儿。


“阿离,我的好阿离……”


虞紫鸢的声音比平素里软了十二分,轻柔得像莲花坞小塘中晕开的涟漪。


江厌离偎在虞紫鸢怀里,眼里不知何时又泛了泪花。前世莲花坞遭劫前,母亲命自己去眉山见外祖母,到了归家的那天,舟车劳顿下来,回敬她的,竟然是父母的死讯!如今她窝在最亲的阿娘怀中,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的温度,江厌离双唇发颤,心头酸涩与失而复得的甜蜜,糅杂在一块儿,逼得她要流下泪来。


“阿娘……我好好的,阿离好好的,阿离没事儿,没事儿……”


虞紫鸢放开女儿,手轻抚着女儿清秀乖巧的脸,心有余悸又喜不自禁:“臭丫头,好好地跑去水边作甚,不是阿娘瞧不起你,你水性生来不比你那两个弟弟好,下次万不可行如此冒失之事了!”说罢爱怜地拧了拧江厌离粉粉的面颊。金珠此时附在虞紫鸢耳边说了些什么,虞紫鸢恍然明白了些东西似的,转头对江厌离道:“阿离,你落水后身子并雨大碍,许郎中说了,最多感了些风寒。”又顿了顿,看了眼金珠,像要确认什么似的,又开口:“许郎中还讲了,你……经脉有动,有结丹之势。”


结丹?!


江厌离惊诧了一下,少顷又有些了然。那个来历不明的声音,最后同她讲的,一切都在于江姑娘了,似乎能说明一些东西了。虞紫鸢见女儿讶异又接着了然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全当小娃娃心思明快不多想,便没问多少,她想着女儿刚从水里捞出来时口目紧闭,面色发青的样子心中一疼,结丹不知对阿离心中可有压力,吩咐香橼道:“你去后厨给小姐端一碗红枣银耳汤来,让小姐暖暖身子。”又转头对江厌离叮咛:“你身子未好,近日就不思量别的,专心调养身子,别让阿娘担心,啊。”


江厌离乖顺点点头,其实她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趁这几日把身子养踏实,顺带将那些事捋捋爽利;待自个儿身体好透了,便请阿娘去带他先把剑练起来,人家都给她把路铺好了,她再自甘平凡,就是辜负那声音的好意了。


不过……


江厌离转念又一想,温氏嚣扬跋扈惯了,温若寒又实在多疑且不可捉摸。要知道,温家眼里可容不得比他们好的,若是此时自己太过招摇,锋芒毕露,引起温家注意,反给自家找了麻烦也不妥。江厌离拉了拉虞紫鸢的衣袖,问道:“阿娘,我结丹一事的消息,暂未传出去吧?”


虞紫鸢读出女儿眼中淡淡的忧虑,温声答:“放心,不曾。除了我和你爹,许郎中和金珠,其他人一概不知。”


江厌离文闻言松了口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愿这事儿能捂个一二年,到常人结丹的年龄时,便无需如此遮遮掩掩了。


虞紫鸢又是不舍地揉了揉女儿乌黑柔软的长发,去校场训练弟子了。此时香橼捧着红枣银耳汤从后厨回来,江厌离舀了几口汤,命香橼扶她下床,到外面走走。


云梦湖泽众多,江厌离的卧房便处在一片荷花莲叶簇拥的浅泽边。门外便是一处廊桥,曲折蜿蜒通往尖角弯弯的湖心亭,素雅的罗汉床临着一面落至地面的镂花窗,窗子隔着一方小小的码头,木桩上系了一叶小舟,闲暇时可以摇起桨,晃晃悠悠地泛至湖心亭,途中再拣熟了的莲蓬摘。


江厌离立在廊桥上,抚摸着栏杆上精细的荷塘浮雕,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带有初荷的清甜香气和莲心露水的润泽,郎彻心扉的舒爽畅快。


她有多久时日未安安定定站在房门口的廊桥上赏荷听香了?


“阿姐——”“师姐!”


两道甜软的声线混杂着从廊桥另一头传来,接着跑来两个踉踉跄跄的紫芋团子。


哦,她险些忘了,阿澄阿羡这事也同她一样,仍是个孩子,上一世最后见他们时早就是几乎高她一头的俊朗少年了,这一世阿羡的父母也没有死于夜猎,阿澄与他也认识得早了许多。爹娘的矛盾……也没那么多了,日后她要是出面调节或当个搭桥人,也方便些。


两个紫芋团子蹬蹬蹬的跑向自家阿姐,阿姐前些天落水了,可怕死他们了,先双眼哭得肿成了桃子,不过还好,现在阿姐可好端端的站在他们眼前呢,小阿澄和小阿羡,一人一边抱着江厌离巴巴的撒娇。江厌离看着两个弟弟,心底软的不行,又觉着仿佛昨日还是半大少年的两人,忽然就变回奶呼呼的团子,似乎很有喜感。


小阿澄糯糯地向江厌离的问安:“父亲同蓝家的宗主伯伯有事相议,蓝宗主将他的两个公子也带来了……”小阿羡紧接着小阿澄未讲完的话,喊出了口:“我们能找他们玩吗师姐?”小安成听罢,从江厌离身侧冒出头来,奶凶奶凶地朝小阿羡道:“魏无羡你轻狂,那会丢我们云梦江氏的脸的!”江厌离听了,笑得好看的秋水明眸弯作两弯月,揉揉小阿澄微皱的眉心。自己这个弟弟呀,再这么笑,只有维护家族颜面的觉悟了,之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尽责的好宗主。


“你难道不想找他们玩吗?我都听你念叨了一路的蓝大公子了……”


“谁念叨他了,你敢说你没肖想蓝二公子?”


“不错啊。”


“魏婴!!!”


江厌离眼底柔得都快溢出水来了,赶忙将两个团子嫩白的小手搭在一起,嘱咐道:“阿澄阿羡一同去吧,你们多几个朋友,阿姐连乐都来不及呢,记得要结伴走——”


小阿羡乐呵呵地牵着小阿澄去找蓝二哥了,小阿澄似乎也默认了自己想去见蓝大公子,江厌离勾着唇角,目送两个团子蹬蹬蹬跑远,心中更是坚定了几分。



小阿澄规规矩矩给涣哥儿行了一礼,小阿羡是直接给湛哥儿一个熊抱,撩得湛哥儿耳朵都红了。


涣哥儿瞧魏公子同弟弟打得火热,心下不免有些委屈小阿澄对自己礼貌得生分,便上前一步,温雅笑着对小阿澄说:“阿澄本不必与我如此拘束,我也不想和阿澄拘泥于礼节。”


小阿澄被突如其来的亲切弄得有点慌,想出于尊重,正视涣哥儿的眼睛或客套几句,不成想涣哥儿那如沾了潭边春水的声线撩得他心里有根弦儿一颤一颤的,面上也很奇怪地发热。怯怯地抬头,恰好对上涣哥儿盛满星河的眼睛,就瑟缩着低了头,死死盯着涣哥儿雪白平整的衣襟儿。


“那,那我该如何称呼大公子呢……”


涣哥儿沉吟了一下,唇边晕开一抹淡若秋月的笑:“我比阿澄长三载,不知阿澄可愿我一声哥哥?”


小阿澄想了想,人家确实比他年长,叫哥哥也不是不合礼数,但,但他怎么就觉得这种唤法太多情了呢,倒像……倒像戏本子里,女儿家换情郎的感觉……


“…哥哥,涣哥哥?”


小阿澄涨红了白净的小脸,目光飘忽的又把头低下去了几分,有暗暗的恼于自己这般不大方,叫人家一声哥哥都能窝囊成这样,可别让人家小瞧了去。


涣哥儿倒听得一愣一愣的,被小阿澄带有寻求许可而上扬的尾音绕得心里痒,反应过来后轻声一笑允了这个略有些暧昧的称呼。他稍稍凑近了小阿澄的脸,低声问道:“阿澄可愿意待我转转莲花坞?我看阿澄家中景色好得很。”


小阿澄一个机灵,这不正是挽回江家颜面的好机会吗?便向涣哥儿伸出玉雪白嫩的手,示意他牵上,随自己过去。涣哥儿可不想错失亲近小团子的机会,轻轻柔柔地握住了,紧随积极的小团子,笑着走了。


羡:你哥和我师妹关系真好

叽:………(我也想和魏婴牵手QAQ)

当梗备用(。)

   看了新一集的魔道,感觉对江厌离有了新的认知。

   在她面不改色给魏无羡解围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阿姐这个女孩子,可能灵力修为方面并不出色,但一定是个心理素质好、社交能力不容小觑的人。金子勋有句话说得其实没错,江厌离大方得体。言语不卑不亢,条理清晰,待人有度。放在现代背景大概是律师谈判官或者外交公关部长这一类的人物(?)

    我记得这之前阿姐差点受蛇王袭击,但当蛇王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并没有什么反应(也许是没反应过来这先不管),第一感觉就是她在憋大招😂😂可是忘羡先行救场然后阿姐的大招就没放得出来[doge.]

    接着我的脑洞就一下子出来了( ͡° ͜ʖ ͡°)江厌离重生回少女时代,不甘前世碌碌无为,也为了不让江家灭门惨局重现,暗暗发力私下用功。提修为,养暗卫,再到温家安插几个自己的眼线,带着自己两个弟弟提防温氏。但她表面上仍做出是一个平平无奇,醉心于熬汤的温婉大小姐的样子藏拙。

   还有就是自己的私心吧,想看一个不一样的江厌离,一个富有谋略、运筹帷幄的巾帼英雄江厌离,同时也不失自己原本的温柔善良。我个人觉得这样的江厌离更有魅力。

   动画里有一个细节,金子轩在江厌离怼金子勋的时候,眼神微动。于是就想金子轩可能并不只是因为江厌离的温婉贤淑而心动,也因为她的气度。

    顺便说一句阿姐气场好足好A啊,不愧是江家唯一的攻hhhhhh金子轩就乖乖当个受吧。( ͡° ͜ʖ ͡°)